街角的缝纫摊
2018/7/17 9:39:39 来源:青龙晚报 编辑:李顺成

 


    缝纫摊子就在某国家单位的楼下,靠近公用宿舍的楼梯口,所谓的缝纫摊子就是这街角一台老旧的脚踩缝纫机而已。一张饱经风霜脸的老妇人,年纪看上去最多五十一二岁吧,花白的头发,纵横交错沟壑般的皱纹爬满似乎有些臃肿的脸庞,临街老旧的楼房二楼伸出来的一米左右的屋檐刚好可以为她遮遮小雨。以前这地方还是比较热闹的,一间挨一间的门面有卖低廉运动装的,有销售汽车配件的,还有做手工蛋糕的,不一而足,几乎没有空着的。临街的铺子多,来往的人也比较多,有在门面买了运动装不合适的改改裤脚,挽一挽裤边,每次从旁边经过,缝纫机踩的是哗啦啦的响,似乎没有抬头的时间,老妇人似乎有做不完需要缝补的活计。
    有一次抽烟不小心把新买不久的一件短袖衬衣烧了一个小洞,甚是可惜,于是拿到这妇人的摊位前看能不能缝补。她看上去比较忙,于是我默默的等她把别人的要缝补的被套、衣物快缝补完了才给她递上去。“这是新的呢,不好缝补,也不知道能不能补好的。”我说,尽你的能力试试吧!她拿着衣服左右照照,又上下看看,似乎找不到从什么地方下手,最后衬了一小块颜色相近的布料在衬衣的下面然后扎上,脚踩的缝纫机吱吱响过一阵,她把算是补好的衬衣拿起来对着天空照照,摇摇头又好像在点头一般递给我:“只能这样了,8块!”我付过了钱,然后拿过衬衣一看,缝补的针脚有些歪歪斜斜,垫衬的布料也不太平整,多少有些皱皱巴巴。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的手艺,有些失望。拿回家妻除了对我抽烟的一些埋怨,也说到,她缝补的不太好,价格还收的有些贵,以后去她看中的另一家补呗。
    虽然不再去她的摊位缝缝补补,但是经过她的摊位时间还是比较多,因为出门她的摊位是必经之地。夏天她借着一把宽大老伞遮挡烈日,有时候还得在大伞下躲避电闪雷雨,多半没有见停下她踩着的吱吱吱的缝补声音;冬天几乎我们下楼的时候经过那里她已经就着一个簚条编的网篓盛着的炭火在开始工作,中午吃着自带的饭菜。一年下来大概就过年的那几天没有见她出摊,基本都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
    时间一晃过去几年,她的背影越见佝偻,头发在日晒之下越发花白蓬乱。也不知是她的年纪太大的缘故,还是周遭一家一家门面的搬离,多半见到她眼光空扫过街面,难得听到吱吱作响的踩动缝纫机。短短两三年,她摊位后的街面店铺都搬离了,好像是什么国家单位的街铺不允许对外出租吧,陆陆续续都拉上了卷闸门,除了她的摊位,背后都变得空旷起来,以前熙来攘往的人流都变得稀稀拉拉的,每每走过,一眼看到她都不再是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关闭的门面还在,这一台脚踩的缝纫机还在,老妇人依然还在,只是背景少了过往的人流,一如一副孤寂的中国山水画中除了静默的灰白钢筋水泥,只有偶尔活动的妇人点缀在其中。也不知道这样的场景,老妇人还能支撑多久,就怕哪一天从这水墨画中永远消失了!

张川(昭化)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