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的幸福
2018/9/14 9:34:58 来源:青龙晚报 编辑:李顺成

 

    凡到苍溪的异乡人,无不被这座面积不大却魅力四射的小县城折服。无论是苍山溪水间世外桃源般的幽幽武当山,还是那一江静静流淌柔情似梦的嘉陵江,亦或是绿野阡陌里压弯枝头,随手可摘的一颗颗硕大诱人的雪梨,无不让人魂牵梦绕,留恋于苍山溪水间。

    然而,在我的心灵深处,最牵动我心肠的却是苍溪的酸菜。

    酸菜是苍溪一种很独特的食物。一提起它,苍溪的人们会垂涎三尺,异乡的人却会蹙缩眉头。酸菜源于美丽的乡间,树影婆娑,山盘水绕,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蛙声四起。整整齐齐的菜畦里,没有杂草,一丛丛鲜嫩欲滴的蔬菜扬起下巴,生机勃勃。这些菜就是酸菜的原材料。勤劳智慧的苍溪人们将鲜嫩的菜割回家,一片片精心筛选菜叶,挑出翠绿完整的叶片,洗得亮晶晶的闪耀着水光,不让一丝尘垢残留。然后将它们摆放得整整齐齐,剁成细细的末,再用一口硕大的锅烧水。当锅里的水活蹦乱跳时,将翡翠般的菜末倒进锅里,用水一烫,盛进大缸里,再把陈酸水、面粉、温水投进缸里,密封起来。这些过程完成之后,第二天酸菜就可以食用了。酸菜的吃法很多,可以煮稀饭,蒸干饭,炒面。酸菜似乎是苍溪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记得初到苍溪时,朋友热情地邀请我吃苍溪特产。一听“特产”,我两眼放光,兴奋地跟着他奔向一家餐厅。在我进行了无尽美好的遐想以后,一个服务生端来两碗漂着蔬菜叶子的汤。面对我疑惑的眼神,朋友解释说这就是苍溪才有的酸菜稀饭,请我务必要尝一尝。一听此言,我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大口。什么味?酸酸的,还带着青菜的气息。虽然觉得很不合胃口,但盛情难却,只得勉强喝了小半碗。

    也许是由于小城的恬静优雅吸引了我,我像一只小鸟一样,将巢筑在了这棵美丽的大树上。夫家是地地道道的苍溪人,对酸菜也情有独钟。用老公的话来说就是三天不吃酸菜,浑身都没劲。婆婆每次身体不适,只要喝上一大碗酸菜汤,顿会浑身舒坦。在我家,酸菜仿佛成了包治百病的良药。酸菜稀饭是餐桌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主食。

    酸菜,没有华美的外表,甚至也没有诱人的美味,就像质朴勤劳的苍溪人一样令人放心安心。按老公的话来说,会吃酸菜了,就算正式融进苍溪文化。我现在成了地地道道的苍溪人,逐渐融入了苍溪的一切文化元素中。

    正是这种洗尽铅华之后的带着原生态的质朴,使人们在平凡中感受到那份最醇厚,最扎实的幸福,才让它走进了千千万万苍溪的家庭,获得了永恒的生命。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买酸菜的,人们都去购买,甚至远在异乡的苍溪人就托亲戚带一桶酸菜去。我最初不理解,随着时间文化的浸润,突然明白那令苍溪人魂梦相牵挂的是一种文化,一种习惯,一种回忆,一种牵挂,一种思念,一种问候,一种祝福,一种安慰,一种满足,更是一种追求。

    酸菜不仅仅是一种酸菜了,而是苍溪人共同形成的文化心灵,那就是对亲人、朋友、爱人灵魂深处最深深的牵挂祝福与关爱,因为酸菜我结识了我的爱人,因为酸菜我感到家的温馨,所以我深深地爱上苍溪的酸菜与一切,它融入了我的生命,我愿为它守候一辈子。

    酸菜的幸福,不华美,很纯,很质朴,是心灵的悸动。

■彭雪梅(苍溪)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