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清辉映丹青——美术作品里的中秋
2018/9/25 15:02:14 来源:人民网 编辑:吴敏佳
   分享到:

  月下把杯图(中国画)马远(传)(南宋) 天津博物馆藏

  浣月图(中国画)佚名(五代)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吉祥多子图(中国画)鲁宗贵(南宋)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月中桂兔图(中国画·局部)蒋溥(清代) 故宫博物院藏

  小精灵的提灯会(中国画)刘国松

  蟹酒图(中国画)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下仲秋赏月(农民画) 吕言 吕金昱

  中秋说月饼(漫画) 贺友直

  全本红楼梦图之八月十五团圆赏月(中国画) 孙温(清代)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中国人自古就对月亮寄托了神秘的想象和美好的向往。我国古代把农历每季的三个月,分别称为孟、仲、季,农历八月正处于秋季的仲月,而十五日又正是这个月的正中,故八月十五被称为“中秋”。中秋时节,天朗气清,月亮又大又圆。此时,人们举头望月,冰轮清辉令人心旷神怡,诗情画意油然而发;忽然的秋凉萧索又容易引发思乡、思亲、孤独之情,从而生出“千里共婵娟”“对影成三人”的吟唱。

  一年月色最明夜,千里人心共赏时

  月华如水,清夜如昼,中秋时节,独坐清赏,或邀亲友至交闲步叙话,月移影动,最是一番好景致。“赏月”“步月”“玩月”便成了此时必不可少的活动。

  南京博物院藏明代画家文徵明的《中庭步月图》,表现了画家与来客小醉后于秋天庭院中赏月话旧的雅会。寂静而明亮的月光,携无限情思,于画面之上浮现,士人高雅的生活情调中平添了一份亲切和悠闲。文徵明《中秋》一诗写道:“横笛何人夜倚楼,小庭月色正中秋。凉风吹堕双桐影,满地碧阴如水流。”静夜悬隔了一切外在的纷扰,他于此感受到世界的活泼。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唐寅《玩月图》扇页,画面中一轮明月高悬天际,古松巍然,简淡的笔墨勾勒出虬枝松针,一位高士坐于石几之上,微仰望月,沉心静气,令观者仿佛能感受到清风拂过。

  《礼记》记载:“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朝日以朝,夕月以夕。”《周礼》有:“中春,昼击土鼓,吹豳诗,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对于月的拜祭、赏玩,是中秋时节宫廷与民间的重要习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雍正十二月行乐图》中描绘了雍正皇帝八月中秋在圆明园赏月的场景。清代乾隆时期画家陈枚绘《月曼清游图》里,“琼台玩月”也是宫廷嫔妃们一年十二个月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五代佚名画家所绘《浣月图》,画面生动,颇具生活气息。画中明月皎洁,高挂天际。庭院深处,种植着虬松、梧桐与芭蕉,枝叶苍郁茂盛,地面有芙蓉、蜀葵、雏菊等花卉,竞吐芳香。奇石上盘踞的蟠螭,正低伏泄水,池中波纹荡漾。画面中间一位盛装妇人,欠身望向水中月。旁立侍女三人,或临案焚香,或捧奁,或荷琴。此画气氛清雅,真正是一派花好月圆景象。

  中秋之花,首推丹桂。古人仰望月空,编织出嫦娥奔月的美丽传说。为了消解嫦娥的寂寞,又添以桂树、玉兔的想象,使那个遥远天际的广寒宫多了几分人间的冷暖情味。清代乾隆时期蒋溥绘《月中桂兔图》,以墨笔绘圆月,月中玉兔以干笔写皮毛,焦墨点睛,形象生动可爱。桂树以墨笔绘枝、叶,笔法细腻老道。桂花以橘黄色点染,温暖的色调为冷月寒宫增添了几许暖意。全图布局紧凑,色墨运用巧妙,极富情趣。

  中秋鲜果列晶盘,饼样圆分桂魄寒

  除了文人笔下的清赏玩味,在硕果累累的季节,又恰逢隆重的节日,美味佳肴自然不能缺席。古人祭拜月亮,便有许多美食花样。有文献记载,在月亮还没升空时,家家已在庭前朝月出的方向(东边)把供桌摆好了,桌上整齐地摆着应时的瓜果,像鸭梨、苹果、石榴、西瓜、蜜桃、鲜枣、葡萄、柿子、嫩藕、毛豆等,江南则供柚子、芋头、香蕉、柿子、菱角、花生、鲜藕等,再加上清茶、素油、月饼、糖果。

  圆圆的月饼象征团圆和睦,是全民喜爱的中秋糕点。一枚小小的月饼,大江南北口味不同,但吃出的是同一份温暖祥和。当代画家贺友直有一幅漫画《中秋说月饼》,还有一篇同名散文,形象地写出了吃“苏式月饼”的讲究:“右手大拇指、食指捏着月饼送到嘴里咬,同时左手掌心朝上作接受状置于月饼下方,接咬时脱落下来的月饼皮屑,然后再用舌尖把月饼碎屑粘着缩进嘴里吃下。”文字配画,惟妙惟肖,意趣跃然纸上。

  近代“海派”画家任伯年画有《中秋赏月图》,块石之上置青瓷盘,月饼、葡萄和嫩藕历历可见。微风吹过,竹影婆娑,圆月探头,洒下无限清辉。另一幅作于“中秋后一日”的《中秋景物图》,朱磦色圆盘中除月饼、嫩藕外,还有类似石榴等食物,果盘下方绘了一只蹲坐的白兔,红色点睛之笔熠熠有神。

  大闸蟹是中秋美食,《红楼梦》中就记有大观园众人做完菊花诗、吃蟹赏桂的故事。历代画家都钟情把这秋日丰腴的美味画入宣纸。明代画家沈周的水墨写意画《郭索图》(根据螃蟹声音特点,将之称为郭索),先用淡墨画蟹壳、蟹脚,焦墨画爪尖和蟹壳凸凹,浓墨渲染双螯,活脱脱勾画出一只清水大闸蟹横行于水草之间的情景。明代画家陈淳、徐渭,近现代画家任伯年、齐白石、朱屺瞻、娄师白、李苦禅等众多画家,都非常喜爱画蟹。

  中秋美食丰富多样,画家笔下的花果佳肴也姿彩斐然。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有南宋画家鲁宗贵的《吉祥多子图》,画中的橘子、葡萄和石榴采用鲜艳明丽的色彩和密集的构图,果实在绿叶的穿插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出,黄、红、绿、白多种颜色绚烂多彩。橘子、葡萄和石榴都是中秋时节受欢迎的花果,在中国传统风俗中,这三种水果还具有多子多福的寓意,喜庆吉祥。

  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举头望明月,情思不可抑,妙处无以言,只可把酒问青天。月,诗,酒,在秋风桂影里,该是最可遣怀的组合。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以“举杯邀月”为主题的创作并不少见。天津博物馆藏宋人《月下把杯图》,传为马远所作,图中远景阔远凝净,空中一轮明月高悬,月光洒满山间。图中近景的左侧是山麓缓坡,其上翠竹丛生,竿曲叶垂,给月夜增添了几分秀媚;近景右侧摆放几案,案上置酒炉,前边不远处有一个柱栏围起的平台;近景绘两位惜别的旧友,在姣好的月夜美景中会聚,相对而立,举杯恭贺。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代樊圻绘《举杯对月图》扇页,则多了几分超脱飘逸的氛围。图绘一高士举杯望月的洒脱之景,构图极为简单。人物以白描造型,流畅的线条准确地勾勒出童子与高士的站姿和坐姿,高士的衣带飘飘和超凡脱俗的隽雅气质表现得尤为生动。画作表现出高士以酒为乐、超然物外的情调,吟诵出“一杯在手,世事等闲”的诗意。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些千古传颂的诗词篇章,也成为画家无尽的灵感来源。明代画家徐渭有“田水月”之号,晚年多以此为款。他作有《醉月寻花赋》,“寻花者指月以咏叹,醉月者无花之可寻”,从中体会“审幻真于眇微,觉天地之瞬息”的境况。

  “有蟹盈盘,有酒满壶,君若不饮何其愚。”齐白石在《蟹酒图》中如此表达其心意。简练的线条勾勒,稍事渲染,一盘一壶一红烛,把秋日的畅达胸怀表达得淋漓尽致。

  月光清冷温润,秋风萧瑟沉静,中秋之夜万籁俱寂,而又万物生机勃勃。此刻,可以把盏品茗酣畅快意,也可心斋坐忘荡涤尘埃,可以举杯对月思接九天,也可倚栏无眠相思遥寄。因为融入了月的诗意,画里中秋,既可有烟火气的温暖,也可有镜花水月的寂寥、江湖观月的远淡。翻开一幅画卷,愿中秋的清风明月,给你带来一份愉悦与悠远的心境。

   (作者:于园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