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春到梨花开
2018/8/3 15:37:23 来源:青龙晚报 编辑:苟小华
   分享到:
    ■骆驼(苍溪)
    父亲自从那次来给我送梨后,便不再来小城。
    我理解父亲。“送梨事件”让他心里蒙尘太厚。我多次以善意的谎言来温暖他受创的心,都不见效。我想,父亲不会再喜欢这座小城了。
    就像预料中的那样,父亲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敲响了我家的门。
    父亲说,你出个面吧,去给你二姑说说,现在她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只想听你一句话。
    父亲显然是生气了。父亲的意思,他要包下二姑的那片梨园。二姑前些年嫁到苍溪县城对面的那座山上,家里种植了几十亩梨。二姑全家都像父亲经营自己那片梨园一样经营他们的梨园。
    二姑显然不会轻易答应父亲。父亲说,算我白疼她了。
    父亲说,你不答应,我就到庙里去住!父亲知道,我是个好面子的人。我只好答应,帮他办,而且一定办好。父亲才满意地笑了。
    父亲一下子精神起来,他把在外务工的表哥表嫂叫了回来,把老家的几个壮劳力叫了回来,便开始侍弄那片梨园。父亲以每天高出他们几个在外务工的工资十元的价格,给他们付钱,大家自然十分开心,也十分卖力。
    父亲侍弄梨园的手艺,我不会担心。但父亲接下来又要将二姑的楼房租下来,二姑和我都不答应。父亲便又使出他的杀手锏。我和二姑无语。我知道,二姑一般不会太让父亲为难,她从小就由父亲带着,小、中、出嫁,基本都由父亲操心,几个姊妹中,父亲也最疼爱二姑。父亲说,你要为难,我到城里给你们租一套房子住。房租,我出!二姑妥协了,她留足了自己住的房间,其余的,就留给了父亲折腾。折腾,是二姑说的。二姑的原话是,让哥折腾去吧,都六十几岁的人了,只当我的梨园几年没有收成。
    父亲满脸堆笑。他当即给我们约法四章:明年春天前,不许踏入他的梨园半步;今年春节的团圆取消;不管是谁,不许打听和走漏梨园里的半点消息;贷款的事情也落实,信用社的领导十分支持他,利息他自己付,不要我们操心。二姑和我,每人借给他一万元钱,利息照银行利息按季结算!
    那几月,我不知是如何度过的。我几次打听父亲的消息,二姑都摇头叹息。二姑说,哥这次,怕是中邪了
    ……
    就在我度日如年的时候,二月的一个清晨,父亲敲响了我家的门。父亲站在门口扬扬手中那张纸说,去吧,在你们的报纸上给我登几次,这个钱,你就掏了吧。而且,父亲说,水平再高,你也不许改动我一个字!说完,父亲转身走了。
    父亲要我登的,是几句话:开春了,想到田坝头走走,就来城对面的山上,这里有好多花;走累了,就来我家里歇脚,家里有很好的茶;耍饿了,可以在我家吃饭,家里有喷香的肉菜。落款是父亲的姓名,地址是二姑家,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没办法,我去广告部交了钱,在我们的报纸上如实照登了几次父亲的那几句话。
    接下来的事,我打算换一种方法讲述。
    我要讲的,是父亲包下二姑的梨园四年后的事:
    二姑家的楼房旁边,现在又多了三幢楼房。
    二姑家所在的那座山,现在叫梨花山(以前叫张家山)。
    二姑家所在的那座山,现在是苍溪县规模最大、最热闹的农家乐山庄积聚群。
    二姑家所在的那个农家乐,被命名为全县“首个农家乐”。
    我多次问及父亲,当年怎么就能想到办农家乐,父亲总是久久地望着山对面的小城,不作言语。
    还是我的二姑,那个当年说父亲怕是中邪了的二姑,解开了我心中的那个结。她说,你不要问了,问了哥也不会告诉你。我估计,哥就是那次在你那里送梨子回来后,才下了决心的,要是他早告诉我这些,我也不会拦他,他这几年,也就不会这么苦了。
    二姑说,哥的意思,我懂,城里人看不起他,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人家正眼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