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梓言】村庄的孤独
2018/8/3 15:41:10 来源:青龙晚报 编辑:苟小华
   分享到:
    ■夏梓言(湖北)
    不知从何时起,村庄已经慢慢变得孤独了,村口墙壁上要致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的大字已经模糊不清了,只剩背靠墙壁的老人,黄昏的余晖散落在屋檐角,这垂暮的时光,折射在老人的脸上,一副岁月匆无的神态,写满了村庄的荒芜。
    河道两侧的杨柳,像守护村庄的卫兵,无论春夏秋冬,它们都屹立在哪里。我轻轻地晃动它们的身躯,地上的样子也随着晃动,忽然想起儿时的时光。
    那是十几年前,春天的时候,成群的蜂蝶,闻花起舞,蓝天放牧着白云,我们迎着风手上拉着用旧报纸、竹签子制作而成的风筝,在田间地头的空旷上奔跑,时常被脚下的玉米或者稻谷桩划伤脚踝,血液在皮肤上都凝固了,而我们却没有一丝的痛楚。
    那时夏天热的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唯一能解暑的是老河,我们几个小孩常常约在一起,到老河洗凉水澡,有一次我的脚被泥渍缠住了,可我心里却没有一丝危机感,有的是笑容和水花一同挂在脸蛋上。
    秋天,匍匐在大地的黄金,遍地俯首弯腰的阿伯阿妈们,一次又一次的把身躯贴近大地,他们手上攥紧的月牙挥动起来时,总是小心翼翼的,他们每次俯身就像是在和季节窃窃私语地谈论着一笔重大的交易,不能让旁人知道,害怕出现任何一丝的纰漏。
    冬季,遍地的雪花一层层笼罩着村头的杨柳,干枯了朝北的河流,枯萎着一片片的草地,村庄像是患上了大地的白内障。
    这是十几年前的小村庄。
    十几年后,我背着行囊,回到了这里。我面容有些呆滞地站在村口,不知道该从那条路走回去,是向左向右,朝北还是朝南?我不知所措。回头是群和我当年有太多相似模样的孩童,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像初升的太阳。
    “你是谁啊?从什么地方来的?”一群孩童问我。猛然间觉,心酸如注。回到故乡,我竟成了陌生人,“你是找人吗?”孩童又问,我泪眼婆娑,想起贺知章,想起《回乡偶书》,想起那一句“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作者简介:夏梓言,原名陈志峰。大学教师。获冰心文学奖等。著有散文集《素白时光,草木清香》《山河仍是旧山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