锣鼓薅草玉米林
2019/1/8 16:34:07 来源:青龙晚报 编辑:吴敏佳
   分享到:
    ■向明月(青川)
    上世纪七十年代插队期间,最热闹最有趣的农活,是“薅锣鼓草”。
    川甘交界处的阴平山一带,坡地多,只能种旱粮,玉米就是主要的旱粮作物。春天下了种,初夏时玉米长到3-5寸高时,薅第一次草。这次很认真,还要间苗,每窝留1-2株;要松土,使幼苗能充分吸收水分。盛夏时,玉米长到半人多高,在抽穗扬花之前,要薅第二次草,主要是给玉米根部培土,增强其抗倒伏能力。
    这第二次草的薅法,很有讲究。要选两个“锣鼓师”,一人打锣,一人打鼓,鼓在锣后。打锣的人,还要负责唱薅草歌,他也是薅草现场的总指挥,一般由经验丰富的中老年人担任,记忆力强,嗓子好。天不亮,锣鼓一响,大家就扛上锄头跟在后面,到了地头一字儿排开,从下往上薅。一阵锣鼓,一段山歌,指挥着薅草的全过程,这就是薅锣鼓草。
    山坡地很不整齐,大家都是顺着地边站。这叫“扎盖子”,紧锣密鼓后,歌手开始高唱:“莫把黄土当板凳,腰杆莫要紧倒伸!”
    这是在催那些爬上山累了,坐下喘气的人和站着不动的人。
    开始薅草了,歌手边打锣鼓边审视队形,然后用山歌调整:
    “要像蚂蚁牵线走,莫学蜂子乱了营!”这是叫大家注意间隔距离要大致合理。人密,就会占便宜;人稀,就会吃亏。
    知青不懂其中奥妙,往往钻在中间,这是最不利的。如果两头的人要“医治”你,他们就成“∨”形在上薅,这叫“牵口袋”,给你越留越宽。
    锣鼓就会跟在掉队的屁股后面敲打,震耳欲聋,歌手还要催你:
    “你把盖子排端正,一时三刻就发歌文。”怎么排得端正?两边的人越跑越快,尽管用了浑身的力气,还是撵不上。只好握紧锄把尖端,伸长手臂,尽其可能,从上往下,从前往后,在玉米地里勾划出条条长长的直线,尽快缩小距离;女知青红朴朴的脸上,沁出闪闪的汗珠,汗水把蓝衬衫、白衬衫紧紧地吸附在身上。
    薅上几天,有了经验,就不会吃亏了。或者一开始就“溜边”,尽量靠两头的顶端走;或者联络中间的几个人,组成“统一战线”。先下手为强,成“∧”形往上冲,反过来吊起两头的人。
    锣鼓草的歌文很多,有《五更怨》《十二月交情》《月儿落西下》等,多数是表现农村青年男女情愫。这些长段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但随便哪一首,都可以唱上半天。四句一段,从一月唱到十二月,从天亮唱到月落,唱尽了男男女女的恩恩怨怨。当然,打锣鼓的时候多,唱的时候少。有经验的歌手还能利用打锣鼓的时间记旧词,编新歌。反正由他们控制,连打几分钟锣鼓不唱一句歌词是经常的事。
    这锣鼓草实在薅得很毛躁,好些地方锄头根本没有去。当然,工效很高。山里人说,“头道草要薅得细。二道草要薅快”。“锣鼓草,棒打倒”。这不是薅草,是“吓草”,他们认为,把草吓一吓,也是有好处的。
    如今农村虽一家一户种承包地,据说仍有地方在薅锣鼓草。大家互相换工,队伍还是很可观的。